拉蒙的世界

關於部落格
我的生活和我的追求
  • 34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一章、对无将定约的首攻


普通教科书在谈到对无将定约的首攻时,总是要介绍一套固定的方法来确定由一门花色中选出哪一张牌用于首攻,其中包括大牌连张(或中间连张)的顶张首攻;或者也可以采取长四首攻法;由一个包含一张大牌的3张套中首攻最小的一张;对于小牌3张套的首攻,则又有各种不同的方法。

这类首攻方式的一个缺陷在于,首攻人由自己的牌中或从叫牌过程中找不到任何线索来说明应当首攻哪一张具体的牌。比方说,在首攻一门花色时,如果怀疑庄家的套很短,那就说明应该采取一种非常规的首攻法,例如从KJ64中出K。如果首攻一门叫过的花色,有时就要保留大牌连张而低出引小牌,例如攻出QJ102中的2。

首先,我们也采用同样的前提,也就是说,西家是在没有任何线索可供参考的情况下对一个无将定约“盲目”首攻。我们建议将首攻的“标准一览表”的许多地方加以修改。其目的是要使首攻含义对首攻人的同伴来说尽可能地没有歧义,从而提高防守效率。使得首攻“没有歧义”,是指在有关信息方面不含有模棱两可的含义。在首攻理论中,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这就是要衡量一下局势的澄清对庄家的帮助是否更大于对首攻人同伴的帮助。

首攻A情况

用于首攻的长套如果包含A和K,那么在需要以这个两个顶张中一张作首攻的情况下,传统的方法便是首攻K。在该套牌力很强的情况下,则应以A作首攻,同时要求第三家跟出这门花色中最大的一张牌。此外,在以一门包含AK的长套进行盲目首攻时,除非还有Q和J,通常以一张小牌作首攻张。在一门以AK10领头的极长套花色时,首攻的选择取决于他对这门花色其余牌张如何分配的猜测,而且有时还要取决于以所用记分形式为依据的特定目标。其它花色进张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在由诸如AKJ×和KQ10×等连张中选择一张大牌进行首攻时,首攻人在第二墩面临的问题,通常是要考虑两种可能性:一是这门花色可以全部拿完;一是庄家持有一个基于有利位置的止张。

如果从这类连张或者以KQ10或KQ9领头的连张中用K作首攻,那么第三家在持有任何张数的小牌时,就无法恰当地发出信号。在西家进行“正常”K首攻,而且也看到明手无大牌之后,东家必须跟出一张无用的小牌,以防备自己的同伴落入庄家的“巴斯妙招”圈套(这一术语是指庄家持有AJ×时,让过KQ之一的首攻)。这样一来,首攻的K如果是出自KQ10×,首攻人固然较为安全;但如果是出自AKJ×,那么首攻人就完全得不到他所需要的信息。在后者的情况下(也包括首攻花色为AKQ10×的情况在内),首攻人需要知道同伴持有的小牌究竟是多少张。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在包含AK联张并有很强的牌力时,应以A作首攻张。关于第三家跟出最大牌的概念,也必须予以废除。让我们来考虑以下情况:

牌例1

 

10 3 2

A K J 7 5

9 8

 

Q 6 4

牌例2

 

10 3 2

A K J 7 5

9 8 4

 

Q 6

在这两个牌例中,按照普通的“最大牌”信号法,西家首攻A之后,东家都要跟出9,南家则出6,于是西家在第二墩怎样出牌就要费一番猜测。

这种进退两难的局势是可以避免的。办法是第三家如果不需要扔掉一张大牌来解封,便应该就自己在所出花色中的牌张长度发出信号(目前是大牌表示偶数张,小牌是表示奇数张)。

利用这一简单方法,在牌例1中,东家跟出9之后,西家就知道了这门花色不可能接连拿光。在牌例2中,东家出4之后,西家就可以试一试继续出这门花色,因为他知道除非庄家的牌是4张,否则就可以连拿(庄家持4张的可能性很小)

在3张套或张数更多的情况下,计数法显然优于出大牌。因为这种方法可适应于明手小牌为任何张数的情况。

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并不主张在任何情况下都首攻A。在西家需要东家扔掉也许持有的任一大牌以达到解封目的时,而且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西家应该首攻A。如果要由AK领头的联张中选出一张大牌作为首攻,而且并不需要解封时,那就应该出K。尤其是用一个AK领头的短套花色作首攻时,更应该出K。

牌例3

西: A K J 9

西家希望出一张大来保持出牌权,由于他大概并不急于让东家扔出他可能持有的Q来解封,因此西家就应该首攻出K来。

牌例4

西: A K J 10 2

这里西家可能希望解除掉Q的封锁,或者如果庄家有Q的话,西家也可能希望正确地计算出其牌张数目。这样,就应该出A,以便从东家那里获得有用的信息。

如果持有AQ×、AJ×,甚至于A××,首攻A有时也具有孤注一掷的性质,以期正好撞对同伴的好花色套。在这种情况下,就应当把计数信号改换为“态度”信号(鼓励或不鼓励),由于这种孤注一掷式的A首攻并不多见,所以东家对于一些模棱两可的情况就会按以下方式作出判断:依照常理(应利用诸如东家或明手牌张所表明的迹象),对A首攻,除以下情况之外,均应解释为要求解封或计数。这类例子共有三种:

(1)叫牌过程表明,首攻人用以首攻的花色为5张套(或更多张数)是完全不合情理的;

(2)从叫牌过程可以看出,西家(首攻人)需要通过首攻A来看明手的牌,以希望从中获取信息;

(3)某些情况下,在东家的牌很弱时,或者从明手的牌可以看出需要进行非正规的首攻时。

因此,如果叫牌过程是:

牌例5

西

1

1

3

3NT

=

这时,如果西家首攻A,东家就应当把它解释为孤注一掷式的首攻。因为,如果西家持有很强的5张套却争叫,那就未免过于荒唐。但假若西家首攻的是A,那么东家如果在自己或明手的牌中看不出矛盾的情况,就应当将这一首攻解释为强力首攻。因为西家很可能持有类似如下一手牌:

× ×   Q 10 × × ×   A K J × ×   ×

对“解封或计数”式首攻来说,第二类例外则是,所有各种“冒险式”3NT的情况。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庄家显然可能很快拿光一个长套。纳入这一范畴的,不仅有冒险式3NT,而且也包括对3阶关煞叫的3NT应叫(但不包括对弱二开叫的3NT应叫),还包括对1NT应叫之后的3NT再叫(作为前提,正如复式比赛牌手们所共同理解的那样,这类叫牌表示持有一个长套,而不是一手很强的平均型牌)。

另一类不太普遍的非解封情况是,东家综合分析自己与明手的大牌局势后,可以知道西家的A首攻是非常规性的(也就是说,这一首攻并不要求解封或计算张数)。实际上有时当东家牌很弱时他也不应解封,因为西家首攻一张A可能是希望找到某种线索来确定继续出哪门花色。例如对于对方的3NT定约,西家可能由自己手上类如AJ××AJ××A××××这样的牌中选一张高花A进行首攻,部分的原因是他并不指望东家有什么需要扔出解封的牌(而且从不适当的一门高花中用一张牌进行首攻就有可能失掉一次机会)。

什么样的大牌需要舍去——解封

一般说来,在西家首攻A之后,东家的10并不需要扔出解封,即使明手的这门花色是单张大牌也同样如此(关于这一点后面还有更详细的论述)。但东家的J是否需要自动扔出解封,这却是一个颇费斟酌的问题,在这种形势下,不管牌的张数是多少,不扔出J可能有某种好处。

牌例6

(明手)

2

A K 10 9 4 3

J 8 7 5

(庄家)

Q 6

南北方以某种方式达成了一个无将定约(也许是从1NT到3NT,或者是由于试图进行黑木问叫而叫到了4NT)。如果西家出K之后东家予以鼓励,接下去西家就可能出小牌,指望东家的牌是Q××。但东家也可能不在首攻墩上亮出J,因为他考虑到南家可能持有A10×。如果西家出A,东家扔出J解封,而且这样做的前提是牌张数目为4张或更多(或者说得更精确一些,也就是牌的张数多到足以在西家持有AK××××时能够打下庄家的Q——西家的牌如果弱到AK10××的程度他就不会首攻这门花色的A),那么这样的防守就是十分有利的。

对牌例6中牌张形势的这一解决方案有一个缺点,这就是西家如果只有AK10××,那么他即使想首攻一张大牌也不能出A,因为东家的牌可能是Q××,AKJ×××或更强的联张,应是最普通的A首攻联张,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扔Q解封才能实现有效的防守。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东家不自动扔J解封,西家出自AKQ10×××的A首攻就不能发挥其应有的效力。以这样的联张首攻Q是不弱的,正如我们下面就要谈的,Q首攻是“问K”,因此东家只要有J就必定扔出,但这种首攻并没有张数的含义。所以扔J解封法必须保留。

首攻K或Q的情况

前面已说过,从AK领头的强力牌张中选出用于首攻的应是A,而现在谈到的是,首攻K则表示还有Q,或者持有并不要求解封和计数的AK联张。这样一来,K首攻的含义就变得明确起来(并不排除K首攻也可能持有一个KJ10领头的长套)。同样,标准的Q首攻(AQJ、QJ10、QJ9、有时也包括AQ10)对第三家来说在解释方面也不大可能引起什么严重问题。实际上,Q首攻亦可按约定方式用于要求扔J解封,因为在首攻Q时,如果首攻人没有J,他是很乐意看到这张JJ出现的。这样就可以从例如KQ109××这样的牌张中以Q作首攻,从而保证东家扔出假定在他手上的J。然而正如A首攻时的情况一样,如果西家的这门花色不可能很长时,在他以Q作首攻时东家就不应扔出J(比如这一Q首攻也可能出自AQ×,虽然这种情况有时是A首攻也较好)。

由于按规定可以由KQ10(9)或更长的联张中用Q作首攻,所以通常Q首攻适用于KQ10××而不适用于KQ10×,正象A首攻适用于AKJ××而不适用于AKJ×一样。(在这两种情况下,如果明手的这门花色是单张,而且东家由自己的三张套中扔一张大牌解封,西家就达到了预期目的。)然而对于以KQ领头的任何花色来说如果整个一手牌的其余部分很弱,便不宜首攻Q,以免使同伴误入歧途。假定我们首攻Q是要求扔J解封,便存在着若干种情况西家可赖以要求东家(如果不扔出大牌解封)便提供张数信息。这种首攻的最大特点即在于能避免落入皮克蓬妙招的陷阱。

牌例7

明手

5 4 3
8 6 3
A Q J 9 7
K 10

 

 

庄家

A J 2
A 4 2
10 8 6 2
A Q 9

在全无将叫牌之后,西家对南家的3NT定约首攻K,东家跟牌的信号表示不鼓励,而且庄家意识到,如果采取巴斯妙招跟出3,西家就可能由于看的没有希望而改出,从而危及定约。于是庄家转而采取皮克蓬妙招而扔出J!这样大概就会诱使西家继续出,然后,假定西家的是一个长套,东家就可能赢进第二墩。如果东家还有第三张,那么这门花色就没有危险,而且只有东家能以取得出牌权。

“桥牌杂志”式的Q首攻加上东家的张数信号,即足以在任何情况下击败这种皮克蓬妙招。如果东家跟出2,西家就能知道实际的张数。东家出牌而且庄家扔出J之后如果扔未见2露面,那么只要东家的张数信号正确无误,西家也就知道这张牌在庄家手里。

在首攻出自KQ10而且明手有A或J时,这种张数信号也很有用。但与此相比较,就必须衡量一下Q首攻为“正常”时(亦即出自QJ、QJ10、QJ9、AQJ、AQ10等等),由于得不到来自东家的态度信号所造成的损失。比方说如果东家的牌是K××,而且明手没有大牌,这时东家就不能出K,因为西家的Q首攻可能是出自QJ9。如果明手的这门花色是单张,东家甚至可能希望保留自己A!在这类情况下,张数信号是没有意义的,而态度信号则非常有必要。

摆脱这种困难的一种可能办法是由QJ10中出10,而由QJ和QJ9这样的花色中则出J(或小牌)。但由此引起的10首攻的歧义在有些情况下(例如当明手有K,东家有A时)会造成很大的不利,而且以QJ(9或×),这样花色作首攻时,不管选用哪种方法,都有可能引起混乱。所以这样的调整并不是正确的答案。

由张数信号获得的好处同失去原有态度信号的不利影响相比之下似乎是得不偿失。甚至在皮克蓬妙招的情况下,态度信号的失利也并非绝对的。庄家应用这种打法不可能不冒风险,因为假若首攻是出自Q×,那么最终蒙受损失的将是他自己(南家可能将东家第一墩的牌解释为他所持有的双张中最为适当的一张牌)。

如果有某种明手牌张组合形势,让东家有可能针对这一形势来提供张数信号,这当然很好,但我们却不可能找到任何这样的组合形势,固然在某些情况下东家可以出10——以显示自己有这张牌。因此我们的结论是,Q首攻不应要求张数信号。(尽管如此,我们也远不能确定这是最好的方法。)

J要灵活应用

老式的J首攻(J109、J108、AJ10、KJ10)往往给东家造成无法解决的难题。西家手上还有一张大牌的这种可能性,会使东家在望党另寻出路的时候仍然徒劳地猛攻这门花色。

看起来,在联张中有另一张大牌和没有另一张大牌的情况下都用J作首攻张是不可取的,尤其是因为有了这样一张大牌就会使得处理这门花色的速度大为不同。作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首攻J应表示在这门花色中没有比J更大的牌。这样,在首攻花色中AJ10和KJ10这样的联张时就要用10作首攻张。这样的首攻张并不会造成多大的损失,因为按照标准首攻法,在诸如A109、K109和Q109等等联张中本来就应该用10作首攻。为了把所有这些可能的大牌组合形势都考虑在内,在西家首攻10时,东家只要有大牌就应该盖打(除非他想飞明手的牌)。这样,即使首攻出自AJ10或KJ10,这门花色也不会损失任何赢墩。

神通广大的10

由于我们已决定当首攻花色包括AJ10和KJ10时要首攻10,这样一来首攻10的含义就有点太多了。然而以10作首攻的联张形式本来就多种多样,例如A109、K109、Q109、109(8或7)、而且有时还包括AQ10,因此再增加两个也无碍大局。

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忽略这样一个事实,这就是说,即使不增加这两种情形,首攻10的含义本来就很不明确。当东家持有这门花色的一张打牌时,就必须出这张牌,并从而获得下一墩牌的出牌权。对他来说,只要同伴首攻10的花色中包括一张更大的牌,那么继续出这门花色通常就是对的。但如果首攻10是出自109(×……),那么继续出这门花色也许太浪费时间了。

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既类似于J首攻时消除歧义的方法,而在某种意义上又相反于这一方法。使J首攻消除歧义的方法是规定这一首攻表示没有更大的大牌,而使10首攻含义明确起来的方法则是规定10首攻应保证持有这门花色的三顶张之一。这样,按标准的方法10首攻就应该出自A109、K109、Q109,以及也有可能出自AQ10。除此之外,按上面的规定,也可以出自AJ10和KJ10。但10首攻不能出自以109领头(没有大牌)的花色。

由于当西家首攻10时东家通常要出一张大牌,因而对东家可作一项大有用处的约定,其内容大致与A首攻后的情况一样,这就是说,当明手没有大牌时以及当明手用K、Q或J赢进时,东家在不出大牌的情况下就应当发出张数信号。

蒙蔽性首攻

对无将定约的“桥牌杂志”或J首攻和10首攻可提供非常之高的大牌位置透明度。遗憾的是,有时会使庄家对局势的了解程度胜过东家。为了充分地得益于这种方法,西家必须经常在无碍于安全的前提下使用以假乱真的大牌首攻。假定面对1NT——3NT叫牌过程,你的牌是如下:

牌例8

A J 10 9 6   A 8 5   6 5 4   Q 2

这时你应该首攻J,即使同伴误入歧途也在所不惜!同伴有可能损失一个赢墩(例如扔出他的K)的危险性并不大,尤其是因为以他的一手弱牌,他是无法指望获得出牌权的。同伴如获得出牌权后不继续出的危险性也不太严重。造成这种危险的前提是同伴能够获得出牌权,并有可行的替代办法打宕定约。这样的前提在你看来如此多大牌的力量的情况下是不大有可能存在的。即使同伴在早期取得出牌权,他的正常打法也多半是回出一张,寄希望于你有J109×,并有两个其它花色进张,而不会指望你有什么更强的长套。

通过首攻J,假定庄家的这门花色原本是K××而明手是Q××或力量相当的牌张,你就把他逼入了一个非常为难的境地,因而在他拿到九个赢墩之前必须让的的A进手,当你继续出时,你完全可以击败这一从理论上讲坚不可摧的定约。另一方面,如果庄家(有时)设想你在进行蒙蔽性首攻,那么他(有时)也就无法利用你在不这样做时所发出的真正信息。反之,作为同伴的东家则几乎总是处于有利地位。当他手上是弱牌时,他会随时注意着你的蒙蔽性首攻,而当他的大牌力量多到足以在防守中起重要作用时,他也知道你会注意不他引入歧途——而南家则无论如何也无法知道现实存在究竟是哪一种。

一般说来,约定性的打法不应妨碍这种蒙蔽性首攻的战术。东家应当随时考虑到西家作蒙蔽性首攻的可能。

牌例9

西

1

1

2

2NT

3NT

=

 

 

西家的牌是J9532 KQJ98 2 A3。当然应该首攻。西家不能低出小牌(南家可能有A102),但他可以而且应该首攻Q。现在就让南家以如下的联手局势来猜一猜应该怎么办?

10 5 4 3

A 2

在西家以A取得出牌权并继续出一张小。庄家应该怎么办?

蒙蔽性的10首攻则远不那么普遍。我们曾以下面这付牌打赢了一次比赛,但应该指出的是,这一结果取决于两个非同寻常的情况的共同作用:首先,有一系列特殊条件允许在相对安全的前提下进行蒙蔽性首攻;第二,庄家有必要立即就对西家的首攻作出决断。

牌例10

 

Q 5 4
K 7 4 2
A K 4
5 3 2

J 10 9 8 6 3 2
Q 10 3

A K 10

K
J 9 8
8 7 6 5 3
Q 8 7 4

 

A 7
A 6 5
Q J 10 9 2
J 9 6

西

1

2*

2

3

3NT

* 关煞叫(稍有不正规)。

有一桌的西家首攻K,赢进后继续出这门花色,但最后庄家打成了定约。原因是庄家运气太好,A打下了单张的K。

我们的西家则是以10进行“桥牌杂志”式的蒙蔽性首攻。庄家自然是由明手上Q,因而接下去便无法打成定约了。一般说来,以10作蒙蔽性首攻是相当危险的,因为怎样有可能使同伴产生误会而去继续出这门不应该继续出的花色。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明手牌亮出后表明有必要立即由东家改出,西家便要依靠他的缺门来为自己提供垫掉一张的机会。

取得控制权

当西家希望依靠首攻来取得防守的控制权时,蒙蔽性首攻就是他可以应用的一种手段。重要的是,对于无将定约来说,即使高明的牌手也很少能取得控制权,而从A到10的“桥牌杂志”式首攻却为采用这种取得控制权的技术提供了可能性。

当西家有把握有效地控制防守时,他就可以进行非标准的首攻,从而达到以下三个目的之一:

(1)蒙蔽庄家。例如,在西家牌相当强并有一门花色为AJ109×,而庄家的这门花色则为K××加上明手的Q××,或同等力量的牌张时用这门花色的J作首攻;

(2)提高同伴的防守效率。例如,由QJ109×中以10作首攻,以促使同伴以后继续攻这门花色。

(3)指出特定的信息。例如,首攻一门强花色的A或者由KQ109××中首攻Q,以确定具体大牌的位置。

某些牌张组合形式可用以采取各种微妙的打法。

牌例11

西: Q J 9 8

西家可能希望首攻一张大牌,以避免损失一个赢墩。他的J首攻应当表示没有更大的牌,这样就能阻止东家在第一墩浪费掉一张大牌。如果西家首攻Q,东家就可能出K或10以达到解封的目的。如果西家第三大的小于8,他就应该出小牌,其设想是在东家没有A、K或10的危险情况下希望牌张局势如下:

 

A 10 ×

Q J × ×

9 × ×

 

K 8 ×

这种场合下庄家的正常打法应是第一墩由明手出小牌。

我们认为,我们的首攻法的优点之一在于它为首攻人提供了这种方式引导防守方向的机会。然而我们要提醒注意的是,好方法不能使用得太过火,旨在取得控制的首攻只适用于某些严格规定的条件之下。

结果的衡量

由于有助于澄清大牌的J首攻和10首攻能为庄家提供如此之多的信息,甚至把蒙蔽性首攻的可能性考虑在内也同样如此,所以你也许很想弄明白,其结果是否对双方同样有利。对一个善于判断的高明牌手来说,在一次含义并不十分明确的大牌首攻之后,他难道不能在大多数情况下同东家一样地猜对吗?

有多少情况下这类大牌首攻会使庄家的受益更胜于东家,这一点是很难准确判断出来的。我们深信,蒙蔽性首攻的审慎应用必然会更加有利于防守方。而且我们也不相信即使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牌手能够在大多数情况下猜中实际情况。下面的一个牌例取自一次在“桥牌杂志”首攻尚未发展起来的全国大赛。

牌例12

 

2

Q 10 9 8 5

K 7 6 4 3

 

A J

在两个一流桥牌队之间进行比赛的两桌上,都是南家作庄打3NT。两桌的西家,分别为萨姆·斯台曼和托比亚斯·斯通,他们都采用老式的方法用10作首攻,两桌上的东家,也就是乔治·雷皮和埃迪恩·肯普都没有盖K。这样一来,结果是防守方不利。

下面一个牌例则显示了一种更为典型的优越性。

牌例13

明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